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在線教育全國性監管文件將發布 填補在線教育法規空白

2019-06-20 17:48:17 2310

經過近年的迅猛發展,在線教育行業暴露出各種短板和亂象。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曾表示,對部分線下培訓教育機構轉移到線上的問題,已經研究制定綜合治理文件,對其進行規范,要“線上線下綜合治理”。南都記者從權威渠道獲悉,這份文件將于近期發布。

首份針對在線教育行業發展、規范問題的全國性監管文件,正在醞釀當中。

經過近年的迅猛發展,在線教育行業暴露出各種短板和亂象。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曾表示,對部分線下培訓教育機構轉移到線上的問題,已經研究制定綜合治理文件,對其進行規范,要“線上線下綜合治理”。南都記者從權威渠道獲悉,這份文件將于近期發布。

事實上,近一年來,各地也在探索對在線教育的治理和監管措施,為全國性政策實施提供參考。

在線教育誰來管,如何管?

隨著資本市場和創業者的不斷涌入,近幾年來,在線教育行業經歷了一段快速發展期。不可否認,產業的巨大變革為教育資源優化帶來顛覆性作用,但對于新業態存在問題的治理和監管,也迫在眉睫。

在線教育領域亂象中的一個突出問題體現在,僅K12(12年中小學教育)領域,就有不少學習類App上被曝出存在大量不雅、性暗示等內容。

這些亂象如何監管?有觀點認為,互聯網產業具有復雜性、多樣性特征,在線教育涉及的面又廣,如何厘清其監管權,是一大難題。近年來,就有網信辦、教育部、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等部門從各自職能端入手,分頭采取監管和治理措施。

這也是移動互聯網帶來產業變革中,給政府帶來監管困境的一個典型。

有業內人士向南都談道:一方面,由于學習類App等互聯網線上產品監管存在諸多困難,許多地方尚未實質性開展前置審查管理。另一方面,線上教育分工難、屬地難、形態多變、無先例可循,線上教育監管涉及眾多部門,協調難度大,“誰監管、監管誰、如何監管”也成為困擾難題。

“如何”屬地管理“這個問題就很難破解。一個學習類App,有可能是海外開發、國內使用,或者是外省開發、全國通用,怎樣明確”屬地“并進行管理就很困難。”該業內人士說。

同時,線上教育產品數量龐大、類型復雜、形態多樣,也讓從源頭上對學習類App逐一進行前置審查難度極大。以廣東省為例,“學生數量、市場體量、產品種類之多,位居全國前列,進行試點的難度尤其大。”廣東省教育廳相關人士曾向南都坦言。

“填補在線教育法規空白”呼吁已久

加強對在線教育行業監管和治理的呼聲,也持續了兩三年。尤其是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不少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還就此遞交議案、建議,或是“聯合發聲”。

全國政協委員、民進上海市委專職副主委胡衛在提案中建議,應出臺專門“在線教育管理法”。

胡衛認為:相關部門首先需要厘清責任分工。比如,互聯網資質管理應由國家新聞出版署及工業和信息化部門工負責,而辦學許可、日常管理及教學督導等應由教育行政部門負責,多個部門可以通過成立“聯合工作組”的形式,構建起對在線教育的綜合治理網絡,強化監管。

他還建議,相關部門出臺專門針對在線教育的管理辦法。由國家層面統一制定在線教育行業的準入標準,明確舉辦者資質、服務器地點、聘用教師的資質要求以及選用的教材需備案等,確保在線教育行業的發展和治理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此外,在風險防控上,一方面可運用技術,開發專門網絡篩查工具,對App中涉黃、暴力等不當內容進行“敏感詞”篩選,以免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不良影響;另一方面,要打造即時、開放的監管平臺和公共信息平臺,暢通舉報、申訴渠道,以壓縮違法違規辦學空間,同時可實施白名單制度,通過樹立一批規范辦學典范,營造良好辦學生態。

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也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建議,可借鑒直播平臺的管理經驗,通過實施平臺所在地備案制度,對學習類A pp實現實時監管。

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周洪宇也曾在2017年全國兩會期間提交了《關于加強互聯網教育立法的議案》。他認為,目前互聯網教育發展非常快,勢頭也很猛,但無序化程度很高,亟須立法規范。

多省份“摸底”在線教育

全國監管機制擬建立

多位觀察者認為,全國性監管文件的出臺,已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從全國層面來看,去年開始,已就“試水”在線教育監管。去年11月,教育部等先是發布《關于健全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機制的通知》,提出面向中小學生的利用互聯網技術在線實施培訓教育活動機構,需要向省級教育行政部門備案,“線上線下同步監管”。

緊接著,教育部在《關于嚴禁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中,又要求嚴格審查進入校園的學習類A pp,凡未經備案審查的學習類App一律禁止在校園內使用。這是教育部對于K 12領域在線教育發出的首個正式“整改令”。

而在地方層面,各地政府也在逐漸摸索解決方案:探索分類監管、分階段監管。即按照學段和在線教育類型來“認領”監管權。

在“應該通過什么方式來監管”的問題上,答案也逐漸明晰。一般而言,各地采取的做法是面對中小學的在線教育產品必須要在教育部門進行登記審查,獲得“準入證”。

此外,多地政府還嘗試由教育行政部門牽頭進行綜合整治,廣東對學習類App的管理開先河,率先出臺省級層面監管政策,被業內喻為“教科書”。

根據已公開的政策文件進行統計,南都記者發現,截至目前,北京、廣東、上海、四川、河北、寧夏、浙江等地都相繼出臺政策對K12在線教育進行監管。

日前,南都記者也從權威渠道獲悉,針對K12學段在線教育的首份全國性監管文件,或將近期出臺。

開學習類App監管先河

廣東如何“吃螃蟹”?

對于在線教育的監管,廣東“第一個吃螃蟹”。今年3月底,廣東出臺《廣東省面向中小學生校園學習類App管理暫行辦法》,并于日前正式實施。在業內看來,廣東無疑是向前邁進了一大步,為全國打了個“樣”,甚至有評價稱:廣東這份監管政策“達到教科書級別”。

為何被稱為“教科書”級別?從內容來看,廣東的《辦法》共約20000字,包括正文和配套文本,其中正文共15條,介紹了校園學習類App內容審查管理的政策依據、審查范圍、部門分工、內容要求、審查時限、動態監管、實施時間、市縣職責等。

審查范圍上,《辦法》先從與教學、課堂最密切、企業通過教師組織學生用戶最多的中小學校園學習類App開始,從狹義的校園學習類App切入,將其先納入管理,對學生自行下載、家長課后下載的App等產品,暫不列入審查范圍。“此舉一是保持廣東互聯網線上教育活動的連續性和穩定性,為快速實施本管理辦法創造條件;二是可以探索經驗,后續如果需要將審查管理的范圍擴展至其他廣義的學習類App乃至線上教育培訓活動,或者拓充至高校學生的App管理等,審查將提供有益經驗”。

審查程序上,廣東省教育廳將集中組織力量統一審查,采用了初核、復審、公示、登記等步驟,以服務企業為主,免費登記。確認材料齊備情況下,承諾60天內完成審查,通過的列入白名單,暢通企業進校園渠道。實行省級一次審查,市、縣、學校使用監督,減輕基層和學校、企業負擔。

從今年6月1日起,廣東正式接受企業申報并審查,確保60天內完成審查。各市、縣、學校從2019年9月1日起,對于面向廣東省中小學生的校園學習類App,均需在省教育廳審查登記后列入白名單的產品庫里面選取后才能推薦給學生使用。

《管理辦法》的出臺,意味著廣東成為第一個制定校園學習類App省級監管細則的省份,也是第一個省級層面將校園學習類App直接進行前置審查的省份。具體來看,是從源頭上進行管理,從全省范圍全部進行前置審查,通過后列入白名單,供學校自主選用,從源頭上為全省中小學生建立安全濾網。

用戶規模龐大,產品數量巨大,要如何實行監管?廣東省在管理方式上進行了探索創新,成為首個面向中小學生的校園學習類A pp實行黑灰白名單和紅黃牌動態管理制度的省份。

即審查通過并列入白名單不代表一勞永逸,后續若出現問題、查證屬實,采用黃牌、紅牌進行處理。在監管上,暢通舉報受理渠道,通過廣大學生、家長用戶來監督、投訴,廣東省教育廳認真受理群眾的舉報,一旦查證屬實,給予黃牌或者紅牌處理。

“這意味著,一旦獲紅牌,企業將失去廣東省龐大的學生用戶市場,對校園學習類A pp主辦者形成非常強的影響力。”省教育廳相關負責人介紹,學習類A pp由于其產品的跨地域性,省內的App乃至各省的App很多時候是同一個產品,完全一樣。

據介紹,經廣東省審核列入白名單之后,其他兄弟省份可以直接認定、引用。在業內人士看來,廣東出臺的這份文件,一個重要意義還在于,或將為全國性監管政策實施提供參考。

點擊查看更多外匯文章

點擊查看更多外匯平臺


關鍵詞: 黃金外匯返傭原油返傭

上一篇: 兩大市場“杠”了三個月!投資者全懵了:美國經濟竟要在衰退中繁榮?

下一篇: 科陸電子回應董事長涉嫌跨國重婚案:不會對公司產生影響

聲明本站分享的文章旨在促進信息交流,不以盈利為目的,本文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不承擔任何責任。部分內容文章及圖片來自互聯網或自媒體,版權歸屬于原作者,不保證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圖表及數據)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如無意侵犯媒體或個人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站將在第一時間處理。未經證實的信息僅供參考,不做任何投資和交易根據,據此操作風險自擔。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在線咨詢 分析顧問 微信客服
掃一掃添加微信
廣告合作 Top
長按圖片 添加微信公眾號
秒速赛车开奖走势图